史记,马蓉传

[复制链接]
奥の细道 发表于 2017-9-30 12: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广州市

马容,秦女,父为小吏,母有姣容,家小富,居郡城。

马容似母,貌有可人处,每揽镜自喜,复扑镜自哀:“丽质如此,弃在小郡,无缘公子,奈何奈何。”



长成,乃入长安,在大学堂,冀能有遇。同窗有宋生,性机敏而淫,每视马容,目灼灼然,似贼郎。

马氏谓宋生曰:“君有意乎?”

宋生笑:“每见佳人,不能自持。”

马氏问:“君富贵乎?”

宋生赧然曰:“待他日。”

二人乃相好,马氏虽悦于宋生,然每缱绻间,辄曰:“恨君不富贵。”宋生曰:“富贵者,未必身自劳苦得之,假他人之手亦可。”马氏曰:“假何人手?”宋生曰:“守此株,待其兔。”

某岁,宝宝至长安,遍观城中女子,见马氏,以为天下之美,莫过于斯,乃达仰慕意,马氏踌躇,曰:“此子形陋,不称妾意。”宋生曰:“此子富贵。”马氏曰:“谋之乎?”宋生曰:“富贵不谋,其可自至乎?”

无何,宝宝娶马氏,马氏曰:“妾委质于君,然得宋生为幕僚,方可。”宝宝曰:“但凭夫人意。”宋生遂得入幕。

宝宝起自垄亩,家贫,形陋短小,然能发奋,游迹优伶,数年间,甲第连云,有资巨亿。得美妻,喜不能胜,以为神仙不啻也。遂以内事付马氏,以外事付宋生,身自奔波,全力不遗,春秋不得暇,秋冬犯风霜,虽富贵,大不易。

然如此,其宠马氏不衰,马氏孕,以粉钻贻之,曰:“吾爱娘子,一生为期。”马氏曰:“妾得一心人。”

马氏富贵,然恨恨,宝宝不在,乃谓宋生曰:“妾以玉质,委身龌龊,每侍枕席,忍泪含诟。昔在法国,公然拥抱,若豕若犬,妾岂能堪。”宋生曰:“谋人富贵,当以大忍。”马氏曰:“妾少年也,辜负青春,亦君之罪。”宋生笑曰:“若得朝暮相聚,亦非难事,吾当有谋。”



翌日,宋生谓宝宝曰:“君名望近有少衰。”宝宝惊曰:“何故?”宋生曰:“天下兴综艺,曰走男,曰严父何往,明星趋若鹜,以博名望,君可留意。”宝宝曰:“然,吾知矣,君为我筹。”宝宝质朴人也,不之疑,乃往他乡,餐饮寝处于野,为谋富贵,身心皆赴。

宋生既遣宝宝,乃入内室,拥马氏寝,竟夕为欢。

宋生有妻,日久觉之,乃谓宝宝曰:“君梦中人乎?君妻与妾夫苟且久矣,且谋君财,此时或瓜分尽矣。”

宝宝大惊,疑曰:“吾爱吾妻,吾妻必不如此。”宋妻乃以账簿示之,又有鸿雁传书若干,皆历历分明,甲第连云,多为他有;娇妻虽在,随人跑了。

宝宝乃大寤,示书微博,曰:家有淫 妻,内有贼子。夺我之产,谋我之席。怜吾儿女,遭此变易。今且绝之,吾且自惜。

往诉衙吏,上呈休书,囊无半文,乃泣乃恸,故人助之,方得呈书。

马氏、宋生遂为天下所切齿,有义士呼曰:“贼子淫 妇,其在何方,人人诛之。”遍觅之,或曰在美利坚,或曰在机场,然皆乌有也。



马氏亦讼,曰宝宝诬陷,示某女于微博,曰宝宝淫于此女,然谬漏百出,不得其实。又曰:“黄八尺大婚,宝宝往贺,一夕未返,与某女淫居。”义士揭其事曰:“宝宝夜不归乃实,然与同宿者,兄弟黄生也。”众皆笑。

事未了,多存疑,且待之。

太史刘曰:

与人谋事而谋其妻,大不忠也。大不忠而能富贵,则人人自危,则至亲为陌路,则至交为不容。今世人痛恨马氏宋生,非猎奇也,乃自危也。

若得人不自危,则非一日之功,路曼曼其修远兮。

宋生不过小人之智,其智岂能比三国谋士乎?

延伸阅读:史记 宝强婚变记

王宝强,邢台人,八零后,貌不扬,形容短小,家贫,然有志。习武少林,朝夕不废,虽有高堂,一岁一省,数年乃成。又入伶界。

世人知宝强,以“天下无贼”也。宝强为一懵懂人,岁末返乡,抱金招贼,浑浑然周旋官贼间而不知,世人乐其憨朴。又有“士兵突击”,以羸弱人,磨砺竟成国之壮士,励志也。

数年,宝强富贵。

男子富贵,皆思美妻,于是,美妻至。

宝强既富贵,游长安城,见某学堂群芳,中有一女子,妖冶相好,在大众中,秋波相属,若有意焉?若偶然焉?宝强窃问:“美人属目,意在吾哉?”美人半掩,且笑且语:“然。”宝强不能持,又问:“相好乎?”美人又曰:“然。”

半年,或有见宝强与好女子,招摇暹罗街衢,无所忌。好女子者,马氏也。

数载,宝强始曰:吾有娇妻也。娇妻者,马氏也。

宝强宠妻,未有少衰,其妻孕时,赠以珠宝,曰:“一生恋汝”。马氏答曰:“果得一心人”。又某岁,于嘎纳,夫妇携手,履红毯,宝强忽起,宣于众人曰:“吾爱吾妻。”乃搂马氏,唇舌鼓动,若龙搅深潭,暴入玉质,天地变色,江海摇波,八方皆惊。

马氏居然惶惶,力作欲逃,又恐失夫妇礼,乃受,目视他处,若难为其情。



马氏育子女各一,其女甚似其父,其子美,似妻,或曰:“王公子若宋仲基。”明白人闻此语,汗涔涔,以为非吉也。

丙申秋,巴西奥运,九州泳儿多事,或美男失意,或壮士染恙,或犯禁服神丹,纷纭间,忽有谶语:“一池水,或变绿。”众皆不明所以。

西历8月14,晨,众生酣睡,万籁寂寂,宝强忽以一纸告天下:

自吾娶娇妻,初心何曾失。

怜儿复爱妻,奔波多努力。

父母与岳家,权衡皆如一。

若问此存心,日月可为矢。

忽然有宋喆,暗生不良意。

食我盘中粟,淫我家中妻。

岂不思恩爱,岂不思昔日。

汝既不可顾,我亦绝情义。

挥手自兹去,此事付官吏。

惟怜儿与女,床头尚嬉戏。

问父何以绝,问母何以弃。

我忍不能言,涕泪不能抑。

告之诸君子,吾能自相持。

盖宋喆者,宝强左右,军师也,宝强娶妻时,亦其随宝强任军师时也。

休妻书出,水 军踊跃,浊浪排空,一时满屏。

多有惜宝强者,曰:呜呼苍穹,以宝强为刍狗,无情乃至如此乎?

又多有讨宋生马氏者,二人微博,旌旗遍野,石矢如雨,口诛笔伐,朝夕未宁,皆以西门潘氏况之。

宋生有妻,尝留言微博,曰:报应。

宋生有友,曰:何足怪哉,吾尝与宋生、马氏双龙戏凤,快哉。

马氏则曰:彼已亏心,欲盖弥彰。

网友戏曰:今日但等家暴消息。

有好事者曰:去岁吾在长安地铁,见马氏宋生缱绻,吾载于微博,宋生止之。又宝强前日在卫视,曰:吾有今日,不忘父母,不忘吾女。言不及妻。



太史刘闻其事,无语,太息曰:

丑男自难得美妻,此事不关贫与富。

且女子嫁人不能两全,则许其一,许富贵则从富贵,许颜值则从颜值,忍寝陋而谋富贵,从而苟且,则所谓淫也。男子娶妻,亦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Sign up

本版积分规则

恶趣味 ( 粤ICP备15065270号

GMT+8, 2017-12-15 20:11

WWW.EQUWEI.COM

© 200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