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都在聊的金正男,他为什么必须死?

[复制链接]
恶趣味 发表于 2017-2-16 14: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广州市

我大概是10年前开始关注金正男的,主要原因是去日本出差的时候,被同事说:「你怎么长得那么像金正男?」

是的,回过头看看的话,那会儿脸蛋子圆滚滚的时候,留着小胡子,戴个窄框眼镜,真的挺像他的。以至于在商学院里,有的同学说我是「金正男的影武者」。

连拉面店老板都一边叫我看电视新闻,一边说「你又上电视啦。」

所以在这种环境里,你就会莫名其妙地对一个长相跟你相似的人感兴趣,开始了解他的那些为人诟病的「疯狂行为」,甚至去猜测他内心中的想法。

我对金正男的了解和解读不见得有多高明,但这毕竟是我用了10年时间积攒下来的想法,所以还是写出来跟大家聊聊吧。



=============

金正男这个人,比他的外表看起来,要聪明得多。

从小在西欧、苏联、中国度过了青少年时代的金正男,会说流利的英语、法语、中文、俄语。当日本记者用韩语问他:「你会说日文吗?」他用日语回答:「日本語わかりません(我不懂日语)」。

作为第二代统帅金正日的长子出生,金正男得到了第一代统帅,同时也是自己亲爷爷的金日成的宠爱。然而,这也是他悲剧命运的开始。

尽管我国大部分网民都知道在北朝鲜有着 金日成 - 金正日 - 金正恩 这样「世袭制」的统治制度,但很少有人去谈论每一代统帅之间的对立。是的,即使他们都是父子关系,但彼此间的对立关系,甚至比美国总统大选还要尖锐。

第一代伟大统帅,朝鲜民族的解放者,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大功臣,百战百胜的钢铁灵将,永远的人民主席金日成(以下简称金日成),从1970年开始,便已经开始着手自己去世后的权力过渡问题。金日成最初的构想是将权利划分为三块,分别是党、军队、政治。而且也曾经提到过,「党由金正日负责,军队交给金平一,政治交给金英一。」





(为了突出金正日接班的正确性,自80年代开始,朝鲜的宣传画上都刻意地将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相貌贴近——即使从照片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两人相貌有着极大的不同。)

金日成的子女众多,但基本分为两大支派:第一支为金日成(官方承认的)第一任妻子金正淑的子女们,长子金正日,次子金万一,长女金敬姬;而另一支为金日成第二任妻子金圣爱所生,有四子金平一,五子金英一,六子金清一,次女金庆真,三女金京一等。

1947年夏天,金万一四岁时,在平壤的金日成官邸与哥哥金正日游泳玩耍时,不幸淹死。金正日时年8岁。

金日成的三子金成一,是他与当时身为秘书的文成子生下的私生子。

而到了1970年代初期,进入金日成的统治核心的子女,只有金正日、金平一、金英一三人。金成一因为私生子身份,并未获得继承权力的机会,而是在人民军总参谋部中给他找了个位置。但这样的局面,明显对金正日不利:金平一和金英一是同母所生,而且年龄相仿,比他这个当大哥的都要小上十几岁。而另一方面,朝鲜当时的官僚体系,也逐渐出现了两派分化:一派是跟着金日成从抗日时期便在一起的老将,而另一派则是自抗美援朝之后涌现出的一批新贵。从政治立场上说,老将们更倾向于与苏联合作,而新贵们因为在中国援助朝鲜的过程中得到了大量发展机会,亲中派占了主流。

与此同时,因为金平一的长相与金日成非常相似,所以这一时期金日成明显开始更加信任金平一 :父亲准备将军队和政治大权交由金平一、金英一兄弟的这一决策,自然深深刺伤了金正日——当时金平一仅仅16岁,而金英一才14岁。

1971年,金正男出生。作为长房长孙出生的他,更多的是给了父亲金正日一张「亲情牌」。金正日一方面将金正男送到了金日成的身边,培养他们的祖孙感情,另一方面开始极力拉拢抗日老将派,在家庭和政治两方面抓紧了对巩固接班人地位的努力。



当然,金正日的这些努力也没有白费。1972年10月,金正日当选中央委员;1974年2月13日,金正日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1975年2月14日,金正日被正式推举为「伟大领袖接班人」。

而在他紧锣密鼓布局自己的政治帝国的时候,金平一和金英一也失去了最好的上位机会:金平一在1973年被送入金日成大学就读,而不是按照金家惯例进入军队深造;金英一也在之后被频繁送往国外「留学」,然而实际上是相当于流放。

金正男在这一时期的行踪,目前为止还是个谜。有很多传言说他在70年代中后期被送到瑞士上学,当然,这样一来也就让他可以远离朝鲜的政局,从客观上避免了将他暴露于政治斗争之中。80年初,金正男被送往莫斯科,接受了中学教育。1988年,17岁的金正男回到朝鲜,担任「朝鲜人民共和国计算机委员会委员长」。尽管现在看起来,信息产业的发展带来了无数的机会,但在当时,金正日没有将金正男送入军队或是从政,这基本上已经代表着金正男逐渐淡出了金正日的视线。

与之相对的是,随着金正男的生母成蕙琳与金正日关系的恶化,80年代初,成蕙琳被送往莫斯科「修养」。出生于日本大阪的朝鲜侨民高英姬开始受到金正日的宠爱,并且在1981年和1984年,为他生下了金正哲和金正恩兄弟。

30年前,金正日与比他小十几岁的同父异母兄弟金平一、金英一的关系,似乎在金正男、金正哲、金正恩三兄弟的身上,再次重演。

但金正男作为父亲用来笼络祖父的棋子,随着父亲上位接班,逐渐丧失了他存在的意义。

-----------------

金正日与金日成的对立,起源也许是在金日成选择接班人时的「三权分立」的构想,但因为金正日长期被父亲所压制,所以这种对立的情绪,并没有因为金日成的去世,金正日成功接班而消失。

1994年,金日成逝世,金正日正式继位。在金正日上台之后,首先将父亲提出的「金日成主义」改为了「主体思想」,将原本作为个人崇拜对象的金日成,替换成为了「总书记」这一职位。自此之后,作为朝鲜劳动党的第一代和第二代总书记,金正日便可以与父亲平起平坐,同样接受朝鲜人民的崇拜和爱戴。同时,金正日也对金日成所留下的旧势力进行了清洗:1990年中期,随着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易帜和苏联的解体,朝鲜的对外贸易和来自社会主义阵营的援助都大幅减少,随即朝鲜出现了大规模的饥荒。因为缺乏粮食供应,各地都出现了饿死人的情况。



(这座著名的铜像上,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相貌甚至达到了完全一致的程度。金正日通过这些潜移默化的做法,将自己与父亲金日成抬到了几乎同样的程度,接受着同样的神化宣传和个人崇拜。)

为了安抚民意,同时清理官僚队伍,金正日在1996年提出了「苦难的行军」的口号:他用1938年金日成和东北抗联在艰苦环境下坚持游击的例子,来鼓励全国人民用乐观的无产阶级大无畏精神,面对饥饿的挑战不要退缩,该死就死。与此同时,他秘密授意自己的妹夫张成泽在社会安全部里成立了「深化组」,旨在「深化了解人民的思想动态」。在这个秘密调查组织下,朝鲜全国有2万5000人遭到逮捕,其中60%以上被送进了集中营,其余的均被枪毙。

深化组所肃清的对象,一类是金日成时期负责经济、农业、工业等行业建设的老干部,另一类则是抗美援朝战争之后,从中国东北返回朝鲜的本国居民——这些居民普遍在中国国内有亲属之类的联系,并且在经济活动上较为活跃。在给他们分别挂上「美帝走狗」「革命的叛徒」「民族的败类」等头衔之后,金正日名正言顺地对他们进行了清洗,同时也顺水推舟地把大饥荒的发生原因,扣到了这些「破坏祖国经济」的清洗对象的头上。

而此时的金正男,作为北朝鲜「计算机委员会委员长」,自1995年开始秘密来到了中国,常驻于北京,并且频繁往来于北京上海两地,也接触到了非常多的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变化。而他所提出的「希望朝鲜能够更加开放」等构想,其实只是他手中不多的,用来吸引朝鲜国内支持的政治筹码之一。

2001年5月1日,金正男携家属,用伪造的多米尼加共和国护照入境日本,在成田机场被扣留。当时他的护照上使用的名字是中文「胖熊」。5月3日,金正男被正式收押;5月4日,他被送上了前往中国北京的飞机。根据日方后来的调查,早在1996年起,金正男便频繁使用伪造护照前往日本,除了所传甚广的「去迪斯尼乐园玩」之外,他在日本所接触的人,大部分从属于「在日本朝鲜人总联合会」:这是一个半民半官的北朝鲜组织,协助北朝鲜政府对日本和韩国展开外交,并且参与北朝鲜对周边各国的谍报工作,同时也是日本政府用来平衡与南北朝鲜关系的一个重要棋子——日韩关系恶化的一个重要因素,便是日本并未对这个北朝鲜人联合会进行查封。

与他「根红苗正」的兄弟金正哲、金正恩不同,金正男因为自幼便长期旅居海外,尤其是目睹了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进步发展,因此思想上自然会较为西化,这也成为了他与金氏家族格格不入的原因之一。

2002年初,小布什宣布北朝鲜、伊朗、伊拉克为「支持恐怖主义的邪恶轴心」;同年9月,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与北朝鲜开始正式交涉返还「被北朝鲜秘密绑架的13名日本公民」。在国际社会的外交压力下,金正日对绑架日本人质的行为进行了承认,并且道歉,两国发布《日朝平壤宣言》。在这期间,北朝鲜先后与意大利、加拿大、英国等国建立了外交关系。这些行为被看作是金正日逐渐采取开放政策的信号。然而,北朝鲜与中国的关系,却在这一时期开始慢慢降温。

原本将据点设在北京的金正男,因为两国外交关系的降温,不得不开始准备将活动中心从北京上海移出。2002年左右,金正男开始往来于欧洲、中国澳门等地。而这一时期里,父亲金正日的健康状况开始逐渐出现问题,他开始正式着手准备接班人的人选问题。

-------------------

出身于金氏家族的人,应该都接班人问题上具有颇高的情商。终于,历史将接力棒传到了金正男、金正哲、金正恩三兄弟手中。

金正日的接班人问题,其实朝鲜劳动党的党内大员们早已开始动手。先前提到的金正日的妹夫张成泽,首先便参考了金正日上台的路线,主动站队金正男,希望能够通过扶植金正男来保住自己处于权力中心的位置。2001-2003年期间,随着张成泽在「深化组」行动中忠心耿耿的表现,他在金正日的核心中的话语权逐渐升高,而这一时期北朝鲜的开放政策,在背后自然也有张成泽的支持:通过让北朝鲜的外交姿态逐渐开放,开放派的金正男的继任地位也就可以得到确认。

然而,金正男的第一个敌人:金正哲,在此时也开始了动作。1998年,在瑞士读高中的金正哲,在毕业之前突然火速回国,并且被送入军队——据推测,这与金正哲和金正恩的生母高英姬在这段时间被确诊患上癌症有关。为了在自己死前将两个儿子的地位巩固,高英姬不得不将自己的大儿子金正哲紧急召回国,并且为他谋得了党内第二号人物,掌控着朝鲜人民军、朝鲜劳动党的人事大权,并且指挥着朝鲜国家安全部,时任党组织领导部部长的李济刚的支持。

2003年,李济刚开始公开支持金正哲的活动;2004年8月,高英姬因癌症在巴黎去世。

2003年10月之后,随着李济刚与张成泽在后继人选上的对立,张成泽逐渐失势。

2005年10月和2006年9月,在权力斗争中处于劣势的张成泽,所乘坐的轿车先后两次遭到失控卡车的撞击,张成泽都侥幸逃过一劫。而这一时期,随着金正日健康状况的恶化,李济刚开始以「劳动党内的总督」自居。2007年,为了牵制李济刚,在金正日的一手操纵之下,张成泽奇迹般地回到了权力中心,并且直接担任劳动党行政部部长,管辖国家安全部、人民保安部、中央检察院、中央法院。这样一来,与控制了党内人事大权的李济刚向抗衡,张成泽手中握有了国家安全、警察、执法和审判的大权。

这一时期的金正男,事实上处于一种非常危险的境地中:由于长期旅居国外,所以在朝鲜政府内部,金正男缺乏真正的利益共同者,也就是说他没有真正坚定的支持者。张成泽对他的支持,推动政府的开放外交,其实更多地出自于保持自己地位的考虑,用接近金正男来揣测金正日的意图,而并非真正赞同采取开放政策;而金正哲和金正恩兄弟在国内有着深厚的军方支持背景,李济刚的权力又如日中天,所以金正男在这场权力争夺中并无手牌可打。随着中国政府与朝鲜政府之间关系的一些微妙变化,金正男不得不为自己寻找更加低调的落脚点。2006年下半年到2007年1月,金正男将活动据点挪到了中国澳门。

香港和日本媒体曾经报道过金正男出入赌场,购买奢侈品等等——这表面看起来是他荒淫无度的表现,但如果想想金正男的活动资金来源的话,也许我们能有另外一种解读。

之前说过,金正男与在日本的朝鲜人总联合会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而隐藏在这一层关系水面之下的,是朝鲜人总联合会的资金流。在日本的大部分朋友可能都听说过,日本全国最大的类赌博行业——小钢珠(柏青哥),保守估计有一半以上都掌握在北朝鲜人和韩国人手里(根据韩国中央日报调查,甚至达到了90%以上),每年通过各种渠道,向北朝鲜输送的资金达到了800亿日元以上。

如此庞大的资金,必然需要通过洗钱的方式才能成为北朝鲜政府合法的收益。因此金正男在海外的行动,除了吃喝玩乐以外,很可能也同时扮演了黑钱掮客的角色。为了这一身份,他那些看起来不符合常理的行为(我不会把金正男称为「太子」,因为他从未真正成为过太子这样权倾朝野的角色),将自己塑造成为一个不学无术,40多岁还要去迪斯尼乐园玩,只会买名牌包包等等的官三代,其实不过是为了他真实身份和意图所进行的伪装。

是的,他一无军队支持,二无亲兄弟的帮衬,三无国内群众基础。他所能做的,或者说他赖以生存的唯一一条路,是控制资金,将北朝鲜的海外资产拿在手中。这样一来,对于一个国内物资生产疲惫,居民生活水平低下,同时供养着数量庞大的军队的国家来说,无异于被卡住了喉咙。

你们不是很喜欢「面壁者」的这个说法吗,是的,他其实就是个面壁者。

2007年6月,金正男被金日成召回国内,并且随后给予了他劳动党组织指导部副部长的职务。而组织指导部的部长,就是金正男和张成泽的对手,李济刚。这样的安排,无异于在李济刚的眼睛里钉进了一根刺。自此之后,在李济刚——张成泽的对抗中,李济刚和金正哲的势力逐渐衰弱。

2008年8月,金正日突发中风,随后半身不遂的症状也未得到完全恢复。接替高英姬成为朝鲜第一夫人的金正日前秘书金玉,在此时公开支持金正哲成为接班人。

2009年年初,在国内局势进一步不明朗化的环境下,金正男开始长期滞留澳门。西方媒体对此的报道是「金正男流亡澳门」,而同时也有未经证实的传闻说,金正日担心金正男在国内遭到正哲、正恩一派的暗杀,而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让金正男在中国境内得到保护。无论如何,金正男在此时被迫出国,也反映出接班人竞争背后的代理方,张成泽和李济刚的斗争开始进入白热化。

与此同时,金正恩也正式作为接班人候补人选,开始频繁出现在朝鲜的各种官方活动之中。毕业于金日成军事大学的他,与其兄长金正哲相同,获得了大量的军队内部支持。随着李济刚一派的逐渐失势,原本在军方支持金正哲的势力,也自然而然将筹码放在了次佳候补人选金正恩的身上。

2009年6月2日,随着朝鲜军方的核试验成功之后,金正恩也获得了军方的承认,成为了军方支持的正式接班人候补。与此同时,金正哲出走国外,李济刚派呈现了树倒猢狲散的局面。

2010年6月2日,李济刚所乘坐的轿车发生了交通事故,李济刚本人当场死亡。5天后,张成泽当选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正式成为了朝鲜的第二号人物。同年,李济刚的副手,组织指导部军事第一副部长李永哲突发心肌梗塞死亡;几个月后,行政第一副部长朴正淳因肺癌突然去世。自此,李济刚和金正哲一派彻底失势。

--------------------

如果从2010年开始,历史便沿着那条我们似乎看清了的轨道前行的话,那么此刻金正男应该正在平壤执掌党政军大权,而不是静静地躺在太平间的冷柜里。

结束了金正男政治生涯的人,不是金正恩,而恰恰是之前支持他的张成泽。

在李济刚派灰飞烟灭之后,金正日也形容枯槁,时日无多;张成泽只需将金正男牢牢把在手中,便实现了党、政、军、财大满贯的局势。换句话说,张成泽急需政治立脚点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随着他政敌的倒台,留下的权力真空只有他一人可以填充。而金正男是他通往权力顶峰前,需要拿到的最后一颗龙珠。之后的事情,张成泽究竟是支持金正男,还是支持金正恩,或是干脆自己上位,都只由他自己决定。

而此时出现在张成泽面前的对手,名叫吴克烈。

吴克烈,出生于中国吉林,与金正日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他比金正日大10岁,被金正日认作长兄;金正日在爬上权力顶峰的路上,吴克烈扮演的是首席军师的角色。1979年,随着金正日作为第二代接班人的正式确立,吴克烈出任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并且担任政治局委员。1988年,晚年的金日成明显觉察到了金正日的咄咄逼人,为了制衡权力,金日成将吴克烈直接拉下来,免去一切职务。第二年的1989年,金正日设立了「劳动党作战部」,并把吴克烈请回来当了部长。

「劳动党作战部」的工作,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战争,而是通过地下渠道为北朝鲜筹集资金:所有传说中关于北朝鲜印制美元和人民币伪钞、秘密走私军火、贩卖毒品的业务,事实上都是通过劳动党作战部所完成的。而就任党作战部部长的吴克烈,也就成为了掌控北朝鲜海外资金来源的影子巨头。

写到这里,大家不难发现,金正男与吴克烈,在海外资金来源上有着奇妙的联系点。而此时吴克烈在张成泽面前的出现,也就意味着金正男不会选择与张成泽继续合作的意图:连横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一内一外掌握着金融命脉外汇资金的金正男与吴克烈,要用同时用手中最大也是最后的筹码,来跟张成泽进行一场赌博。

2010年6月底,就在张成泽确立了自己党内二号人物的地位之后不足一个月,张成泽提出将党内结构进行调整,将党作战部统合到党行政部下。这一提案的意图明显是张成泽企图掌握财政收入的一大动作:一旦这一统合实现,那么金正男在海外的一切活动也都将被置于张成泽的党行政部的管辖之内,但这样一来,吴克烈这名当朝元老,也将不得不听从张成泽的领导。对于这样偕越的行为,吴克烈自然不会束手待毙。

先下手为强,吴克烈在2010年6月底开始投向了金正恩的阵营,成为了他背后的支持者之一,而这也是吴克烈在斗争中最为高明的一步棋:自己首先表明了对金正恩的支持,这样便可以让金正恩派安心地获得资金支持,同时逼迫张成泽不得不在此时选择站队:如果选择金正男,那么他就会面临与军队派全面对立的威胁;如果选择支持金正恩,那么他的外汇管理统合计划就不得不放弃。但无论如何,这样一步棋之后,张成泽想自己上位的可能性便消失了。

权衡利弊之后,2010年9月,张成泽选择了较为稳妥的做法:他也表明了支持金正恩作为接班人。这样一来,金正男的优势一瞬间便消失殆尽:原本就没有什么国内根基的他,最终也丧失了张成泽的公开支持。作为自己手中的筹码的外汇资金渠道,也被吴克烈拿去作为投诚金正恩派的见面礼......简单来说,金正男在此时失去了一切政治筹码。

2011年12月17日,金正日去世。金正恩继位体系正式开始执行。2011年12月30日,金正恩正式就任朝鲜人民军总司令官,开始了他继任最高权力的日子。

-----------------

在这之后:

张成泽:2013年12月13日被处决,罪名是政治的野心家、阴谋家,万古的逆贼,公开反对金正恩元帅的唯一领导,阴谋颠覆共和国。「挑战金元帅的权威的*河蟹*分子,将全部被置于历史庄严的审判台前,以党和革命,祖国和人民的名义给予他们无情的惩罚」。



吴克烈:2012年4月当选政治局候补委员,2013年张成泽被处决后成为了人民军的实际领导者。2016年5月,落选政治局候补委员;2016年6月,在国务委员会改选中落选。目前已经逐渐被移出权力中心。



金正男:2017年2月13日,在返回澳门途中,遇害于马来西亚机场。左边是他的儿子金汉率。



金汉率:金正男的长子,1995年出生。曾在意大利和法国留学,目前下落不明。



金正哲:2013年就任朝鲜*河蟹*组织「烽火组」组长,执行了对张成泽的肃清活动。目前远离政治活动,未担任任何党内职务。



金平一:金正日的弟弟,金正男、正哲、正恩的叔父。自1979年起便担任北朝鲜驻东欧各国的外交官。2011年时,未被获许回国参加金正日的葬礼。2015年起调任捷克共和国大使。全家都在国外生活。



金英一:金正日的弟弟,2000年死亡,具体不明。

金玉:金正日最后的妻子,但并未出现在金正日治丧委员会的名单之中。据推测,金玉和她的哥哥金均已做为政治犯被收押。

=============



曾经的亲兄弟,却一定要拼到生死两隔,甚至将对方的朋友亲人都尽数铲除。这样的悲剧,不知道还会上演多久。但恐怕,只要这种用血缘做为统治根基的政治存在,即使这个国家不是什么强国,即使这个国家的人民仍然生活在悲惨的境地里,背负着这条血脉的兄弟姐妹们,就只能将这样悲惨的命运继续延续下去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Log in | 注册/Sign up

本版积分规则

恶趣味 ( 粤ICP备15065270号

GMT+8, 2017-8-17 17:49

WWW.EQUWEI.COM

© 200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