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扶贫完成之后,新的贫困人群会不会集中在城市?

[复制链接]
烦躁 发表于 2017-1-31 10: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广州市

看了最近央视新闻的报道,开展精准扶贫后,一村一品,让农民在本地都有钱赚,四年后全国贫困人口要清零;去年有240多万农民工返乡创业,占全部外出农民工的四分之一,这些农民回乡后收入比在城市打工收入高。

我就想到,现在中国的交通基础设施越来越完善,市市通高铁,县县通高速公路,村村通硬面公路将不成问题,以后农民真的不需要出门,农村有土地资源,有生产资料,在家搞点规模种植或者其他副业,或者搞生态旅游、农家乐吸引游客度假,技术不难,赚钱比市民容易多了。而那些生存条件实在艰苦的地方,通过整体搬迁,也能脱贫(比如贵州做得很好)。

那么,将来生活最艰难的群体会不会集中在城市呢?正宗的市民(三代以前就脱离农村,与农村没有任何关系的市民),如果不是机关事业单位、优质国企或者外企中层以上的,也就是一般所称的工人阶级,收入不高,也很难像农民那样自由从事创业(一无生产资料,二无自由时间),将来会不会成为真正的底层?

我一直觉得工人阶级才是最不容易的一个群体,然而舆论不掌握在他们手里,也没人关心他们(显然舆论更关心农民)。那些下岗工人的二代似乎依然很艰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腰蓝 发表于 2017-1-31 10: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广州市

这种情况出现过,不是没有过。90年代末的东北这种情况很多,还有我们这一个深山里的原大型兵工厂,由于远离城市,没有其他谋生手段,也没有土地,下岗后,饿死的;因为饿得受不了,去偷农民的猪饲料,结果被发现后上吊自杀的都有,真事,有资料可查的。
工人阶级是真正的无产阶级,一旦没有工作,就不仅仅是赤贫的问题了,面临饿死的危险。现在经济形势不至于到那种地步,但是一旦出现经济危机或者经济萧条,饿死的就只有工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腰蓝 发表于 2017-1-31 10:42:27 | 显示全部楼层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广州市

中国绝大多数农民靠种植业和养殖业是不可能致富的 真正能搞成乡村旅游的村在中国不超过百分之一 纸面和实际距离还很遥远 农村底层人群的数量和困难程度 依然远超城市 中国离真正的城市化还有不短的距离 城市从农村吸血依然还未结束 只是吸的少了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狮流明 发表于 2017-1-31 10:42:39 | 显示全部楼层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广州市

何不食肉糜的现行版,你是天真幼稚还是傻呢,真不是人身攻击你,东北几百万下岗,能都到南方打工么?先不说你口中的南方有这样的承载力,就说东北下岗工人都是拖家带口的,能心无旁骛的都离家么,孩子老人谁管?多数4050下岗人群要啥没啥,打工人家厂子都不要的,还有我提到的是九年义务教育免费,是人大06年9月1日正式通过发文的,实际过程是06年到09年逐步完成的,和你说的九年义务教育普及两回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狮流明 发表于 2017-1-31 10:42:57 | 显示全部楼层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广州市

那你是没亲历过,98年吉林集中下岗接近70万人,中央政策工龄20年以上除给买断外,统统要发3000到5000不等的失业金,吉林40个县,有近30个发不出,当时情况就是两个办法,第一个是瞒,很多地方工人真是不知道这回事,02年上面下来大员检察,东窗事发,下岗工人爆发了,堵ZF,ZF就开始拖,好说歹说算是又压了几年,到05年实在拖不过去了,但省市县三级就是没钱,吉林大多数下岗工人这些年过得很惨,06年好多县众筹组织人去北京找,还有跳TAM的,武警阻拦还被带下去一个,一死一重伤,国家*河蟹*局组织力量专门调查走访,最后去舒兰蛟河看,工人有跪下哭求的,说不是我们想闹是,是实在挺不下去了,孩子上学,都交不上学费,那时节是义务教育免学费前最后几年,以舒兰为例,02年读完九年下来至少3万学费,上高中,当时的舒兰一中是重点,每年取成绩前200名录取,201名开始就要交自费,自费分档,3000、5000、7000和一万以上四档,按照现在来说,正常招收1200名正常,但那时后1000人不自费就上不了,要么读十五中和二中(垃圾学校,十五中在老舒郊乡,二中在白旗刚搬来),要么辍学,事实上哪怕读十五中和二中也有择校费,很多家庭双职工下岗,蹬三轮摆地摊根本供不起孩子上学,那点如今看微薄的失业金决定了多少孩子的未来、前途和命运,最终中央说了,钱已经转移支付了,中间被省市县各级挪用了,在LCC的干预下,中央又拨款解决了最紧急部分发放,实际足额全部发放是10年才完成的,我想我说这些在这个动辄星辰大海的防区可能没什么波浪,但站着说话不腰疼总是适用的,我们今天的生活,是如何来的,值得深思,为的是我们和我们的后代不会再重蹈覆辙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司马易 发表于 2017-1-31 10: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广州市

我觉得我还算有点发言权,在山东鲁西南某错驻村近两年了,今年四月份将全面完成:
1.精准扶贫确实给贫困乡村带来了福利。基本上各个工作组在精准扶贫上,都会以修路为主要工作,毕竟“要想富先修路”,且作为考核和测评来说,修路是最一目了然的工作。两年来,我们村休了一万三千米水泥路,村里基本看不到泥巴路了。据我了解,市派工作团的各个工作组都在修路上下足了工夫。有些单位资金足够的,就可以做村庄美化(如刷墙,贴标语等),绿化(如花坛,绿化带等),净化(如村庄清障,坑塘修复等),亮化(安装路灯等),俗称“五化工程”。基本上,会在一个帮扶周期内将一个落后村庄的硬件设施提高几个档次。
2.精准扶贫的效果取决于帮扶单位的能力。一些清水衙门,如档案局,气象局等,在帮扶时资金就会捉襟见肘。一年能给贫困村带来10几万已经是上限。本人单位这种两年连续投入近七百万的在我了解的本市单位里基本没有。所以,如果贫困村的对口单位没有富裕资金,或者跑不到项目,争取不到政策,对这个村帮扶效果将会大打折扣。不是所有村子都能完成脱贫。但也不乏有造数据装脱贫的。
3.精准扶贫只输血不造血基本等于白玩。就我所在的村,进5000人口,但男性壮丁比例太小,大多出门务工,很多家庭虽然有地,但是因为只有老弱病残,所以根本无法耕种,这个现象在很多村里都有。所以,一味给他们帮扶资金,扶贫资金没有用的,花完还是没有。我们组就和市里一些企业进行了协商,去年建设了一个综合性养殖场,一是想吸引一些壮丁回来,二是一些轻松农活也能让村里人内部消化。没有造血功能的村子不可能有发展。
4.精准扶贫利国利民,但是想要完全脱贫致富还任重道远。基于以上,楼主的担心还是多余的,基本不会实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dmin 发表于 2017-1-31 10:45:13 | 显示全部楼层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广州市

有人说,为什么下岗工人在没有国家帮助的情况下不能外出打工,却坐等要靠。原因有以下几点:

1,不要觉得打工低端,越是低端的工作越是需要关系网络,农民工进城务工,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老乡一个带一个。例如去工地上搬砖,很多工程队就是工头带老乡组建的。当然,更低端的一些行业可能来者不拒,但这种行业也是有门槛的,至少不会随随便便要一个四五十岁的陌生人。

2,下岗工人与原国有企业的关系如何处理,中央政府没有给出明确的指示,各地区、各行业的处理办法五花八门,而且经常出现朝令夕改,时至今日还有许多单位的遗留问题没有解决干净。工人留在当地是在等解决政策,根本不像现在这样,辞职走人,社保直接转走,轻轻松松,干干净净。

3,最关键的还在于,工人已经穷得找不起工作了。举个例子,从哈尔滨到广州,单程路费,买最便宜的硬座,也要近300元,找到工作,最快也要一个多月才能把工资寄回来,而家里的老婆孩子当月就要吃饭,怎么走得开?以下是直观的统计数据,反映出什么叫做“穷得找不起工作”。一个黑龙江下岗工人,每年平均生活费只有495元,连去广州的往返车费都买不起,还找什么工作?

统计表中,平均生活费统计的是年平均生活费,是年,是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Log in | 注册/Sign up

本版积分规则

恶趣味 ( 粤ICP备15065270号

GMT+8, 2017-6-24 03:11

WWW.EQUWEI.COM

© 200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