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原纪委书记李书磊出任中纪委副书记

[复制链接]
地瓜 发表于 2017-1-9 11: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广州市

李书磊,男,1964年1月生,汉族,河南原阳人,1986年9月入党,1984年12月参加工作,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现代文学专业研究生毕业,教授。
1978.10—1982.09,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本科生
1982.09—1984.12,北京大学中文系硕士研究生
1984.12—1986.10,中央党校文史教研室助教
1986.10—1989.12,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研究生
1989.12—1993.05,中央党校文史教研部讲师、副教授(其间:1992.01—1993.05,在河北青龙县挂职任县委副书记)
1993.05—1996.03,中央党校文史教研部语文教研室主任(1995.11被评为教授。其间:1994.09—1995.07,在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
1996.03—1996.06,中央党校文史教研部社会主义文化教研室主任、教授
1996.06—1999.01,中央党校文史教研部副主任、教授
1999.01—2001.05,中央党校文史教研部主任、教授
2001.05—2002.02,中央党校校委委员、文史教研部主任
2002.02—2008.06,中央党校校委委员、培训部主任(其间:2004.02—2006.01,在西安市挂职任市委副书记)
2008.06—2008.12,中央党校校委委员、教务部主任
2008.12—2009.12,中央党校副校长兼教务部主任
2009.12—2014.01,中央党校副校长
2014.01—2015.12,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
2015.12—2017.1,北京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
2017.1—,中央纪委常委、副书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腰蓝 发表于 2017-1-9 11: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广州市

孔庆东成名作《47楼207》中的书磊师兄,应该就是这位了。

北大四博士

北大盛产博士,国人皆知。但国人未必都知道,有博士文凭,不一定有博士水平,有博士水平,又未必一定要有那张文凭。以下4人都是北大顶尖儿级博士,但他们有的拖延1年才拿文凭,有的历尽周折才获得学位,有的起初根本不要那张废纸,光明正大自称“博士”。下面略述其一鳞一爪,从中可见北大之怪异风采。

红孩儿李书磊

最近经常听见电视里有个女郎浪声浪气地叫着:“舒蕾,舒蕾。”心想书磊师兄莫非又被哪个小狐狸给迷住了?仔细一看,原来电视上出现了一则新广告,名曰“舒蕾焗油博士”。

这回,大名鼎鼎的李书磊,成了广大妇女的头上宝贝,发中宠儿。早在1500多年前,大诗人陶渊明就在思念美人时发出这样的狂想:“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以枯煎。”意思是说:“啊呀呀,我的美人啊,我愿意变成你头发上的油脂,随着你的披肩长发到处飘香,但可悲的是美人经常要洗头,用那纯净水把我洗得无影无踪。”如今陶渊明的狂想变成了现实,美人们一天洗十八次头,也洗不去书磊师兄的万缕情丝。

李书磊属于少年得志,人小辈儿大,官高爵显,我等文学青年皆以师兄事之。事之是事之,然而在感觉上,李书磊却怎么看也并不像师兄,连师弟也不像。说得冒犯些,倒有点像师外甥,即某位师姐的高徒,或者令郎。原因在于李书磊长得实在太年轻,说“年轻”还不够准,应该说长得实在“幼稚”。他白白胖胖,嫩嫩乎乎,聊起来口无遮拦,笑起来天真无邪。金庸的《天龙八部》里有个天山童姥,从9岁起就停止发育,永远身如童女。我怀疑书磊也是在9岁左右患了少儿肥胖症,从此他的精神就永远停留在那个纯净的时代。然而,书磊30岁出头,已是司局级高级干部,可见我们的党还是能够准确识别和大胆任用文化战士的,我们的社会并不是到处充斥着腐败和黑暗,我们的国家还是大有前途的。

记得刚上北大不久,班主任温儒敏(时任北大中文系主任)说:“你们不要那么狂,今晚我带一位研究生来给你们介绍学习经验。”那时,研究生还是珍稀品种,不像现在养兔子似的一窝一窝的。到了晚上,温老师领来了白白胖胖的大孩子,说:“这就是你们的李书磊大哥哥。”大家顿时好奇心起,心想这别是温老师正在上中学的儿子吧。一交谈,才知李书磊跟我同岁,但他13岁考进北大,和那些老三届同班。班里同学有的比他年纪大一倍,有的女同学是带着孩子来上学,孩子户口就落在班上。怪不得书磊幼稚呢,因为他从少年时代起,就一直生活在比他年纪大,经历多,比他饱经沧桑,比他老奸巨滑的人群里。所以尽管他实际上也学到了许多老奸巨滑,但从表面上却看不出来。就像《西游记》里的红孩儿,看上去活泼可爱,实际上却妖法高深,非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才能看穿。

李书磊很受男生嫉妒,也很受女生那个,但他似乎浑然不觉。他甚至不觉得自己年轻,真以兄长的态度给我们介绍北大掌故,介绍他的研究课题。那时,他讲得兴致勃勃,眼镜后面的小细眼睛笑眯眯地看着簇拥在他身旁的几个女生。殊不知,坐在远处的男生才是认真听讲的,近处的女生大多心怀叵测。

后来,我成了书磊的师弟,自认为比书磊老奸巨滑一点,但书磊还是以师兄身份关照我。我在读书期间多次闯下大祸,每次案发,都有书磊秉承严家炎等教授旨意,前来叮嘱。我从他一脸正经的神态中,感到了师门的温暖,同时对他产生了师弟对师兄的敬意。90年代初,书磊闭户读书,写出一系列重读经典的好文章。我那时也在沙家浜韬晦思过,每日与古书做伴。从书磊文中,得到“吾道不孤”的鼓励。此后,每见书磊,他总是号召大家埋头读书,为国效劳,一副龙头老大的气派。他对弟兄们从不客套委蛇,也不让别人客套委蛇。有一次,我对自己的文章表示谦虚,书磊斥道:“别他妈来这套,谁不知道你的文章杀人不见血?”我顿时老老实实。不管这家伙怎么看怎么不像师兄,但他凭着一脸幼稚的正气,凭着一股孩子般的认真执着,愣是让我们非得“以师兄事之”不可。我想,此中的关键在于,书磊虽然面善,但绝不是任凭美人在头上焗来焗去的什么海狗油癞狗油,他的本质正如他的名字,是“磊落书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腰蓝 发表于 2017-1-9 11: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广州市

“北大神童”李书磊与习大大结有不解之缘?与喜欢给中国明星官员“封官”的新加坡联合早报,此间封刚刚离任北京纪委书记的叶青纯,将升为中纪委副书记,靠不靠谱?这些问题闪过之后,对北京地面“贼熟”长安街知事(北京日报旗下微信公众号)说,叶的位置被“工作向来严谨、低调、务实,14岁考上北大,44岁任中央党校副校长的原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笔者注)”李书磊“接棒”,但叶还是中纪委委员。“交棒”仪式上,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书记郭 金 龙说,因年龄原因,叶不再担任北京市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了,由李“接棒”。
没有华丽的辞藻,李在“接棒”仪式上,直截了当地说,他到北京市纪委工作后,深感首都地位的极端重要性,将谨记中央和市委嘱托,和该市纪检监察系统的同仁一起,进一步增强政治意识和首善意识,始终把严明政治纪律放在首位,该市纪检监察系统要认真学习《中共廉洁自律准则》、《中共纪律处分条例》,聚焦中心任务,切实履行好党风廉政建设的监督责任。要深入落实八项规定,驰而不息地纠正“四风”,保持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要特别重视自身建设,严格工作程序和业务流程,严格遵守审查纪律。北京市纪检监察干部一定要把忠诚和信仰作为强有力的精神支柱,敬畏自己的岗位,把职责真正担当起来。
李的前任叶青纯“交棒”时,同样没有华丽的辞藻的,这位北京市的老纪委书记说,在中央纪委和北京市委的坚强领导下,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聚焦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中心任务,加大纪律审查力度,保持了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认真贯彻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市委十五条实施意见,严肃查处顶风违纪问题;发挥巡视组利剑和尖兵作用,努力推进巡视全覆盖。他祝愿市纪委监察局在新的一年取得更大成绩。
根据公开资料,在童年里不断给自己的家乡河南原阳,制造麻烦的李书磊14岁就考进了北大。不仅与国务院总理李 克 强同级,且还是很有些文学功底的“大嘴”孙庆东的同学。
孙庆东曾在其《北大四博士》一文记录:“因为他(李书磊)从少年时代起,就一直生活在比他年纪大,经历多,比他饱经沧桑,比他老奸巨滑的人群里。所以尽管他实际上也学到了许多老奸巨滑,但从表面上却看不出来。就像《西游记》里的红孩儿,看上去活泼可爱,实际上却妖法高深,非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才能看穿。”
或是余兴未了,孔庆东继续写道,“李书磊在当今的青年学者圈里,属于少年得志、官高爵显的一位,我等文学青年皆以师兄事之……年轻的李书磊很受男生嫉妒,也很受女生那个,但他似乎浑然不觉。他甚至不觉得自己年轻,他真的以一位兄长的态度给我们介绍北大的掌故,介绍他的研究课题。”
开始的时候,孔庆东心里可能还平衡一些。他俩都当了“臭老九”。但是时间跨越到2008年,二人算是分了档。这一年,44岁的李书磊出任中央党校副校长,官至副部级。其间,还与升任中央*河蟹*、中央书记处书记,并兼任中央党校校长的*河蟹*成为了同事。
而关于这次李调升北京市纪委书记,据没有讲明“分析人士”是谁的联合早报驻京记者于泽远记录,李在中央党校时就参与起草地过*河蟹*的一些重要讲话。其外放福建不到两年就返京履新,并从宣传口跨到纪检口,说明他不仅得到*河蟹*的赏识,也受到王 岐 山的青睐。而李的前任叶,有望在本月12日至14日召开的中纪委第六次全会上补选为中纪委副书记。但遗憾的是,但叶已满64岁,即使升任中纪委副书记,也将在十九大后退休。
提及李从中央党校空降福建,并担任省委宣传部长一职,新浪“新闻极客”的专文称,由学界转入官场的李书磊调任福建后,意味着他真正步入了仕途,掌管了一方文宣。2014年10月30日至11月1日,《福建日报》连续3天以头版加二版的规格,回顾报道了*河蟹*福建工作往事,再现了*河蟹*在福建工作、生活的点滴,也对其治闽的思想与实践进行了系统性总结。新浪还关注到,该报同时还刊发了如“*河蟹*与著名歌唱家彭 丽 媛结婚只办了一桌酒席”等大量独家的“料”和此前没见过的照片。
据说,这组稿件署名“本报采访组”,一经刊登,便引起读者和网友的关注。当年11月6日,《福建日报》官方微信推送文章,解密了这一系列报道的采写过程。据该文称,那年春节一过,有关*河蟹*在福建的纪实报道就成了福建日报的“一号工程”,进行酝酿、策划、沟通、协调。据在这篇两次提及李书磊的名字的文章写道:“2014年4月,在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李书磊的亲自倡议和策划下,福建日报启动了‘*河蟹*同志在福建’专题报道,追寻和记录习 总书记当年在福建工作时推动各项开创性实践的成果与效应。”
不仅此,文章还提到,8月1日在军委主席*河蟹*八一前夕看望慰问驻福建部队官兵之际,报社在头版刊发了《“我临东海情同深”——*河蟹*在福建工作期间关心支持国防和军队建设纪事》。这篇稿子是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李书磊亲自到报社和蔡小伟社长一起对稿子逐字逐句进行了修改。新浪称,这3篇稿件多用短句,语言平实,细节详实,被外界认为是地方官媒再造官方话语体系的一个尝试。而回溯2001年2月,时任中央党校文史教研部主任、教授的李书磊就曾发表过一篇长达9000字的论文——《再造语言》,系统阐述了自己对于“党八股”的研究。文中,李书磊提出提出,“修明政治、改善生存必得从改善语言开始”。
喜欢给人“封官”的于泽远也在其文章中展望,拥有年龄优势的李书磊或将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后成为中国政坛的新星。尽管目前中国拥有博士、硕士学位的高官比比皆是,但他们大多都是在当官后“在职”获得的高学历,不少人在硕士、博士阶段基本没有到学校上过课,甚至连毕业论文都是“枪手”代写。而李书磊不仅是北大“正宗的博士”,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学者型官员,上世纪80年代,还在北大读书的李书磊就在中国当代文学评论界闯出了名头。1990年代后,回到中央党校教书的李书磊“闭户读书”, 写出了一系列文学评论以及剖析社会现实的文章,他的《为什么远行》、《杂览主义》、《重读古典》、《文学的文化含义》、《我观世音》等书籍,不仅在学界颇有影响,还在全国拥有众多的粉丝读者。
据于泽远调查,李书磊在中央党校的名声很好,当上中央党校副校长后,也很少打官腔,也没有官架子,仍以学者的身份和口气与别人讨论问题。有时,他还自称最敬佩白居易,因其无等级偏见。被部下评价严谨、低调、务实的李书磊曾说:“古时候学而优则仕,做官的都是读诗书的人,这很好,很值得欣赏。但我真正欣赏的不是读了书做官,而是做了官读书。读了书做官总有点把读书当敲门砖的意思,既贬低了读书也贬低了做官;做了官读书才是一种雅兴,一种大性情,一种真修炼。”
据此,上海的澎湃新闻写道,白居易“是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他用佛家的无差别心洞见人生,他避免了人们常用的那种等级偏见”。从《琵琶行》到《长恨歌》,白居易不仅体察了下层的苦难,为歌妓的遭遇而湿了青衫,也还给了帝王“人”的角色,同情作为一个帝王内心的痛苦与无助。李书磊说:“这入骨三分的倾诉使我们对无限的人生肃然起敬,我们从这里读出了对人类整体命运的深深悲悯。”
据笔者观察,固然于泽远很看好李书磊今后的仕途,不过,他也说,李书磊的“书生气”可能成为他在政坛上的不利因素。毕竟,从政需要深谙人情世故和政治手腕,率真的文人李书磊能否转型为“合格的领导干部”,还需要观察。倒是李书磊在北京备案的“昆仑策”网站发表文章称,不管做多大的官,不读书便不过是一介俗吏。相反,只要永怀读书和思索的慧根,又何计其官职大小有无。我所向往的乃是向学的人不坠其阅历实践之志,实践的人不失其向学求道之心,众生都能在尘世修炼中得证菩提,达到人的圆满与完善。
观察李书磊本人,其阅历虽然显示,他在调任福建任宣传部长之前,虽然从来没有离开三尺讲堂,但是,他却有很多挂职的经历,比如1992年1月—1993年5月,挂职河北青龙县委副书记; 2004年2月—2006年1月,挂职西安市委副书记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Sign up

本版积分规则

恶趣味 ( 粤ICP备15065270号

GMT+8, 2018-7-18 08:36

WWW.EQUWEI.COM

© 200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