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历史上曾十次“城毁人亡”,还有比这更惨的吗?

[复制链接]
秦楚燕 发表于 2016-12-16 09: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广州市

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在今天的扬州西北处的蜀冈之上开筑邗沟,这是有记载以来最早的扬州古城。时至今日,扬州已是一座拥有2500年建城史的历史文化名城,2500年的建城史,不光是一部荣耀史、辉煌史,同时也是一部辛酸史和血泪史。记者从扬州文史专家那里获悉,从魏文帝称帝后对东吴的作战到太平军与清军作战而“三进三出”扬州城,这当中的1800年里扬州因“屡遭兵燹”,曾多次“城毁人亡”,经文史专家粗略统计,1800年间,扬州被“屠城”、“毁城”竟达10次。欲展望未来,须回顾历史,以史为鉴,且看文史专家揭秘扬州城2500年的“辛酸血泪”。
    【第一次浩劫:三国】
    魏吴连年交战,扬州沦为“无人区”
    “三国时期曾经出现过两个‘扬州’并存的局面。一是魏国设置的,行政中心在寿春(今安徽寿县);另一个是吴国设置的,治所在建业(今江苏南京)。”据文史专家介绍,当时魏文帝曹丕称帝以后,为了完成他父亲曹操统一中国的心愿,一雪“赤壁之战”的前耻,便开始了对东吴的连续作战。“当时曹魏和东吴大致上以长江为界,魏文帝为了平定江南,接连对吴作战,而扬州正好在长江边上,属于当时两国交战的核心地带。”文史专家表示。
    曹丕只当了7年皇帝,然而他在位期间曾三次亲征东吴。“虽然曹丕三次亲征东吴均未能平定江南,但是连年交战,给双方国力造成了很大损耗,尤其严重的是交战区域内的城市和百姓。”扬州文史专家朱福圭火介绍说,“当时扬州作为江北重镇,它的得失事关整个战局。一旦扬州丢失,吴国的首都建康(今南京)就完全暴露在曹魏的攻击范围内,因此吴国寸土必争,跟北魏展开了连年的拉锯战。”
    朱福圭火表示,当时的扬州城由于连年交战,城池几乎完全被毁,城内的百姓或死或伤,其余的大多逃往别的城市。“当时整个扬州城都不存在了,只剩下一片荒地。以扬州为中心的江北地区也作为魏吴双方的‘缓冲地带’,成了‘无人区’。”朱福圭火介绍说,连年交战,双方都无法战胜对方,因此,为了避免战火重燃,扬州作为核心战区,沦为了“无人区”,“当时扬州城也被迫迁到了今天的宝应、淮安一带。”
    【第二次浩劫:南北朝】
    刘宋王朝拒绝“逼婚”
    扬州遭北魏烧杀抢掠
    根据《宋书》的记载,宋文帝刘义隆是南北朝时期刘宋政权的第三位皇帝,他“博涉经史,深沉有谋略。” 宋文帝在巩固了自己的统治之后,便打算收复河南。渴望建立“封狼居胥”那样的盖世功勋。而宋文帝三次北伐均以失败告终,尤其是元嘉二十七年(公元450年)的第二次北伐,宋军元气大伤,国力大损,给刘宋王朝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落得个“元嘉草草”、“仓皇北顾”的下场。
    据文史专家介绍,当时宋文帝北伐失败,秋高马肥之际,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亲率60万大军反攻刘宋,一路烧杀抢掠,很快便攻陷扬州,一直打到了长江边上。“当时包括扬州在内的整个江北、淮南地区几乎全部沦陷,太武帝拓跋焘率军隔着长江要求跟刘宋‘和亲’,但是宋文帝在近臣的反对下,毅然拒绝了拓跋焘的‘逼婚’之举。”文史专家介绍说:“拓跋焘被拒后,恼羞成怒,下令在所占领的地区烧杀抢掠,毁坏城池。企图一举破坏刘宋政权在江北的经济根基。包括扬州在内的江北地区在兵乱破坏之后变得‘千里无人烟’。”
    【第三次浩劫:南北朝】
    广陵王*河蟹*
    全城的百姓被当“附逆”屠戮
    就在北魏太武帝与刘宋的战争结束后,扬州被焚的第十年,宋孝武帝大明三年(公元459)竟陵王刘诞又占据广陵城谋反。这位竟陵王刘诞是宋文帝的儿子,“因为这对父子的原因,仅仅隔了十年, 再一次给扬州城带来了几乎毁灭性的打击。”文史专家表示,作为宋文帝所喜爱的儿子,刘诞11岁时就被封为广陵王。后来,刘诞在宋文帝北伐、宋孝武帝讨伐刘劭和平定刘义宣等战争中屡立战功,因此受到了孝武帝刘骏的猜忌,最终被迫占据广陵城起兵*河蟹*,最终城破被杀。
    孝武帝平定了刘诞的叛乱之后,认为全城的百姓是“附逆”,下令屠杀城中全部男丁,仅留五尺以下小童,城中的女子则被赏赐给军队。“当时广陵城内的百姓几乎被杀绝,即使没被杀的也大多逃往别的城市,整个广陵城几乎成了空城。昔日繁荣的闹市变成一座荒城。”文史专家介绍说,后来,著名诗人鲍照来到广陵,面对昔日繁华的都市,十年间两次遭到毁灭性破坏,不由感慨万千,写下了著名的《芜城赋》。“从那以后,芜城便成为了扬州的代称。”
    “被屠城之后的扬州,整个城市‘为之一空’。这对扬州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不仅如此,文史专家还认为,这次战争,不仅使扬州城毁于一旦,而且还对中国的历史进程产生了负面影响。“扬州作为江北重镇,是沟通南北的桥梁。在这次战争当中几乎被毁城,这直接影响到经济中心的南移,此后整个南北朝时期,扬州的经济依然没能彻底恢复过来。”
    【第四次浩劫:唐朝】
    节度使之争
    扬州城军民“死者十六七”
    唐朝到了唐僖宗的时候,藩镇割据,农民起义不断,已经濒临灭亡了。根据《新唐书》的记载,在唐僖宗光启三年(887年)的时候,当时的卢州节度使杨行密为了争夺扬州,发动了对淮南节度使秦彦等人的作战。从发动战争,到最终占领扬州,杨行密围困扬州城达半年之久,城中军民因断粮饿死大半。
    据文史专家介绍,战争的起因是由于当时的淮南节度使高骈任用方士吕用之,“高骈是晚唐时期的名将,但是年老的时候一度很昏庸,重用一些术士,喜欢装神弄鬼。”重用吕用之之后,吕为了树立党羽,肆意杀害元老旧将,引起了其他将领的不满。据介绍,当时高骈的部将毕师铎因为不满吕用之*河蟹*其妻,一怒之下率兵谋反,并联合了当时的淮宁军使郑汉章,一起攻打扬州。二人后来被吕用之击败,无奈之下,请求当时的宣州观察使秦彦派兵援助,得到了秦彦的帮助后,三人合力一举占领了扬州。
    不甘失败的吕用之假借高骈的命令,要求当时的卢州刺史杨行密带兵收复扬州。杨行密觉得,秦彦等三人是谋逆作乱,自己也能借这个机会占领扬州,作为根据地,借以进一步控制整个淮南。杨行密接到指令后,迅速出兵,并多次击败秦彦等人。后来,秦彦等人由于屡次战败,便据城死守。“杨行密围攻扬州半年,秦彦兵在围城中杀人当粮食,城中居民被秦彦兵几乎吃光。杨行密攻入城中,残存居民只剩数百家。扬州在唐朝时曾号称‘扬一益二’,人口本来有百万人左右。”据文史专家介绍,“从出兵到破城,杨行密围困了扬州城半年,城中军民连草木都吃光了,对于这段历史,史书的记载是:‘死者十六七。’”文史专家回忆起那段历史,依然是眉头紧锁,“不仅如此,当时扬州的守军还抢夺百姓用来卖钱,一个人只值五十钱。”
    【第五次浩劫:五代十国】
    周世宗三征南唐
    破城时只剩十几个老弱病残
    历史转眼到了五代十国,当时北方的强国后周君主周世宗柴荣即位后,便多次对南唐用兵,目的在于一举夺取南唐控制的广大江北地区,借以为平定江南奠定基础。
    “周世宗仅仅在位6年,在这6年当中,他总共三次出兵攻打南唐。”文史专家介绍说,“在这期间,周世宗柴荣三次进攻攻打淮南,当时扬州属淮南节度使管辖,扬州城又一次遭遇兵燹。”据了解,当时后周的军队屡战屡胜,南唐军队一败涂地,丢失了江北很多个州县。在此后的第三次征讨南唐的作战中,后周将领武守琦仅仅率领“数百骑”就占领了扬州。
    当时南唐军队由于屡战屡败,丧师失地,已经毫无斗志,不仅如此,南唐的皇帝也一心求和。“当时武守琦率领数百名骑兵赶到扬州城下的时候。南唐的地方官员已经烧毁了扬州城内的所有房屋,并把全部城中居民悉数迁到了江南地区进行安置。”文史专家表示,武守琦所率领的后周军队赶到时,整个扬州城只剩下了十几个老弱病残,城内建筑和房屋也大多被焚毁。“整个扬州城沦为了一片焦土。”
第六次浩劫:南宋
宋高宗弃城而逃,金兵杀开“烽火扬州路”
随着唐王朝走向衰亡,扬州也因唐末的藩镇割据而屡遭兵燹。这期间,杨行密攻占扬州、后周攻南唐的扬州之战、韩令坤攻取扬州……每一次兵祸都给“满目疮痍”的扬州城带来了更加毁灭性的破坏,直到北宋平定江南之后,扬州才最终获得了短暂的和平发展时期。
然而,好景不长,北宋末年,金兵攻陷了当时的北宋首都汴梁,北宋灭亡,随后宋高宗在南京即位,建立了南宋。南宋建都于南京后,扬州自然就成了江北地区抗击金兵的“前沿阵地”。据文史专家介绍,宋高宗即位后,“拨款十万缗”,下诏命当时的扬州知州吕颐浩负责修缮扬州城池,用以防御金兵的进攻。吕颐浩在扬州旧城的基础上改筑成了“宋大城”,而“宋大城”的故址就在今天的宋夹城体育休闲公园的南面。
不久后,金兵南下,战火一路烧到了扬州。南宋词人辛弃疾在他的《永遇乐》里面描述了当时的场景:“烽火扬州路。” “公元1129年,当时的金兵统帅完颜宗翰派兵奔袭扬州,当时宋高宗也在扬州,听说了金兵快打过来的消息,吓得魂飞魄散,一路逃到了瓜洲,从那里坐船逃回了南京。”据文史专家介绍,金兵不费吹灰之力就占领了扬州,并在扬州大肆抢掠了三天三夜,而且还放火焚烧屋舍,屠戮百姓。不仅如此,金兵后来又攻占了真州(今仪征市)。金兵撤离扬州后,城内的幸存者已经是寥寥无几。
第七次浩劫:宋末元初
扬州“双忠”死守扬州,士兵“烹子而食”
扬州城内曾有一座双忠祠,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这座祠堂是后人为了纪念南宋著名爱国将领、死守扬州的民族英雄李庭芝和姜才两位“双忠”的。据文史专家介绍,原先的双忠祠就在扬州城内的双忠祠巷子里面,后来由于市政建设,被拆除了。
元世祖忽必烈为了统一中国,于公元1268年发起灭南宋的战争。“当时主攻扬州的是元朝大将阿术,此前他曾在丁家洲之战中大败宋军,此时来攻扬州,兵锋正锐。”文史专家告诉记者,当时金兵并没有直接进攻扬州,而是绕道扬州西面占领仪征,然后又包抄到西南,占领瓜洲,随后切断了扬州城内守军的粮道,并对扬州形成了包围之势。当时扬州的守将正是李庭芝和姜才,元军发动进攻后,受到了城内守军的坚决抵抗,扬州一时难以攻取。
阿术久攻扬州不下,便下令围困扬州,当时城内的粮道已被切断,阿术料定宋军难以久守扬州。“在此之前,扬州刚刚遭受过火灾,城内的房屋大半被烧毁。现在又被围困,无疑是雪上加霜。”文史专家告诉记者,元兵才围城几个月,城内的粮食就吃光了,饿死的百姓满大街都是。“后来,饥荒越发严重,城内百姓有饿死的,其他人都争相割他的肉来吃,一身肉很快就被抢完了。当时的守将李庭芝也没有办法,只能把牛皮、麸蛐这些东西给士兵吃,有些士兵甚至"烹子而食",坚持作战。”城破之后,城内到处都是饿死饥民的尸首,侥幸幸存的也是奄奄一息。
第八次浩劫:元末明初
“食人张”杀城民以人肉充粮,城内百姓仅剩18户
朱元璋起义攻克南京,为了巩固统治,便派遣部将攻取南京周边的城市。缪大亨作为朱元璋的部将,此时被委以攻取扬州的重任。
缪大亨切断粮道,长期围困扬州,等到城内人困马乏之际,再率军强攻,一举拿下。“当时镇守扬州的元军将领名叫张明鉴,这个人的事迹只能散见于《明史》对缪大亨的记载。”据文史专家透露,张明鉴这个人极其残暴,他有一个“怪癖”,就是喜欢吃人肉,而且喜欢吃生刮的人肉片。因此他就有了“食人张”的外号。根据《明史》的记载,“明鉴遂据城,屠居民以食。”当时的扬州城由于长期被围困,张明鉴便屠杀城民,以人肉供应守军当粮食吃。手段极其残忍。据介绍,缪大亨破城时,城中十室九空。后经统计户籍,城中居民仅剩18户。
第九次浩劫:清顺治朝
“扬州十日”清军血洗扬州,收殓尸体超80万具
明朝末年,清军入关,战火又一次烧到了扬州城下。清顺治二年(公元1645年),清军将领多铎率军南征,企图消灭定都南京的南明政权。扬州作为江北重镇,而且还是南明政权所在地南京的门户,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当时的南明政府为了防御南京,抵御清军的进攻,特地在长江以北的地区设立了"江北四镇",由高杰驻徐州,刘良佐驻寿州,刘泽清驻淮安,黄得功驻庐州,对南京和扬州形成一个保护网。”文史专家透露,扬州处于江北战场的核心位置,南明政权派遣当时的“国防部长”史可法亲自带兵坐镇。“但是这样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江北四镇在清军的猛烈攻击下,或陷或降。很快,南明政权在长江以北的根据地就只剩下扬州了。”
“史可法一到扬州,就开始着手扬州城及其周边的防御。”文史专家介绍说,后来清军将领多铎率兵围困扬州,当时的南明政权在江北已无立足之地,扬州也已经成了一座孤城,破城只是早晚的问题。多尔衮在这样的情况下写信给史可法劝他投降,但被史可法拒绝。后来清军用“红夷大炮”攻城,扬州城墙多处被炸毁,最终清军攻入扬州,史可法也英勇就义。“由于史可法的坚守,致使清军攻城付出了很大代价,后来清军攻入城中,守军又与清军进行了巷战。”文史专家介绍说,由于城内军民的顽强抵抗,多尔衮下令屠城。“根据《扬州十日记》的记载,当时清军在扬州连续屠城十天,扬州城内仅被收殓的尸体就超80万具,相当于两三次南京大屠杀,真是惨绝人寰。”
第十次浩劫:清末
太平军“三进三出”
扬州府少了170多万人口
200多年后,太平天国运动爆发,尤其是1853年洪秀全占领南京后,扬州便一直饱受战乱之苦。“清朝政府为了*河蟹*这场农民起义,分别在天京的东部和江北的扬州建立了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
“扬州到南京的距离只有100公里。隔着一条长江,北边是清军防守的扬州,南边是太平军控制的南京,因此扬州地区就成了清军和太平军交战的主战区。”文史专家介绍说,为了继续北伐,同时解除对南京城的威胁,太平军分别在1853年,1856年和1858年三次与清军交战,并三次攻破扬州城。太平军“三进三出”扬州城,连年的战火对扬州造成了极其严重的破坏。
“抛开别的不谈,单单从人口这一个方面来说,太平天国运动爆发的这段时间里,扬州府的人口就减少了170多万。人口几乎减少了三成,而减少的人口大部分都是扬州城的。”
据悉,后来清军的江北大营重新占领扬州后,清军主帅认为全城百姓都跟着太平军一起谋反,下令关闭城门,对城内百姓烧杀抢掠,当时整个扬州城都被“搜洗一空”。“就连妇女身上穿的衣服都被清军"剥取净尽"。整个扬州城被抢掠一空,清军用骡马车运送在扬州掠夺的财物,整整运了七天七夜。”文史专家透露,不仅如此,当时的清军统帅琦善还下令放火烧城,整个扬州城笼罩在一片火海当中。而这仅仅是太平军"一进一出"扬州城,随后又发生了两次同样的悲剧,扬州从此一蹶不振。

点评

兴 百姓苦 亡 百姓苦  发表于 2016-12-16 09:5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Sign up

本版积分规则

恶趣味 ( 粤ICP备15065270号

GMT+8, 2018-4-21 23:13

WWW.EQUWEI.COM

© 2001-2016